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12


  辛博琪安顿好了隋翌就去单位请假,队长关切了一番,辛博琪含糊其辞的答了。
  隋翌不在,她也就没必要每天坐在这里了。她每天早出晚归的,大部分时间是在医院里照顾隋翌。
  腾椿语也是忙,没怎么注意自己老婆的异象。孙苒只当琪琪是学习太累,每天研究着炖补品给她吃。
  腾椿影自从那天没拿到辛博琪的档案,就再也没回过大宅,搬回了自己的公寓,她得躲着腾椿语。实在躲不过去了,她才说了实话。
  腾椿语当场就发飙,指着她的鼻子开始骂,你是干什么吃的?一个副厅级的,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!你这些年是怎么爬上这个位子的?你对得起党和人民对你的信任吗?他这也是当领导当惯了,说话就难免带着官腔。
  腾椿影本来还愧疚着,听他这么一说,火气也上来了,你厉害你怎么不自己去?你对得起党和人民的信任,你怎么还让我给你老婆放水?是你怎么爬上今天的位子的?腾椿语你敢这么和你姐姐说话?你皮痒了是吧?!很好,腾椿影你都学会倒打一耙了。你就等着妈给你安排相亲吧!我保证个个都是极品男人!腾椿语撂下这句话就走。
  腾椿影顿时一惊,连忙追上去,温柔的笑着,弟弟,咱们再商量商量吧!
  我一定给你办好,你回来啊!
  腾椿语根本就没搭理她,他脑子里全都是琪琪呢,他忽然有一种危机感,甚至说是害怕,前所未有的感觉。以前他知道自己老婆喜欢叶迪斯的时候也没这样过,因为他知道叶迪斯不可能和琪琪在一起,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他是未知的。
  难道说,走了一个叶迪斯,又出现了一个情敌?到底是谁调走了我老婆的档案?
  什么目的?这事儿得查!被他查出来是谁,他绝对不会姑息,不能养jian,这一次坚决反击。
  他是明目张胆的查,赫连子嘉是暗地里查,他也想知道,这个小女人到底和多少个男人暧昧不清。雷晓呢,根本不用费劲的去查,交通这一块儿他熟,随便问一问,自然有人来拍马屁,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他。
  虽然方式不同,知道的时间不同,可他们得到的结果都是相同的,辛博琪的档案,是她自己给调走的。自然他们也知道了,辛博琪到了交通队是给一个叫隋翌的人做秘书,原本这样没什么,她本来就是秘书专业的,交通大队也是不错的单位了,可坏旧坏在,这个隋翌只是个普通交警,一个小交警带着个秘书,这能不让人怀疑?
  赫连子嘉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,忍不住笑了,这个女人果然是不安分,不用问,肯定和这个叫做隋翌的男人有一腿,还真是耐不住寂寞,既然你这么不甘寂寞,那我陪着你玩儿。
  腾椿语知道这个结果之后的反应,自然比赫连子嘉要大的多,他挫败,这样掏心掏肺的对她,可她还是没拿自己当回事儿。然后他开始后悔,他是昏了头了,才跟她订了那样的婚前协议,弄得他现在就算正面管制,她都不在乎。自家老婆喜欢爬墙,那他只能把墙修的越来越高了。
  要说腹黑,还得是雷晓,他首先想到是不是怎么去看住那个小女人,而是先找人把那个叫隋翌的给处理了。因为他很了解辛博琪,就目前的阶段来说,你还不太可能让她安分,只是一个过程,他只能让这个漫长的过程尽量缩短。当今之计就是调走隋翌,眼不见为净。他没想到的是,这个隋翌还是有些背景,大军区楚副司令的儿子。这个隐藏的也够好,要不然就他后点的那个面子,他至于只做个小交警?
  雷晓顺便调查了隋翌的生平,这人还真是有意思,尤其是那恋爱史,竟然是空白,从小到大的好学生,安分守己的。看来琪琪最近喜欢老实类型的。有背景又怎么样,他想办的事,还没补成功的,只是最近是年根,比较麻烦,他只能等,等过了年,就把这个隋翌调走,调的远远的。
  当然辛博琪是不知道这些的,她根本就不会去想,她的一个行为,会有多少人注意,她也不会知道,自己会给多少人带来麻烦。
  隋翌出院的那一天是她和景阳去接的,自从他们上次吵架之后,景阳就再也没来找过他,属于冷战当中,他也想她,想去跟她和好,说他都是开玩笑的,没别的意思,但是他妈妈说了,女人你不能让她觉得你对她太上杆子了,不然她一准忽视你,拿你不当盘菜。他就听妈妈的话了,结果差不多一个月没见着她。
  这天她主动打电话给他,景阳握着手机,看着来电显示,狂笑的差点背过气去,终于肯认错了吧,来跟他和好了。可哪知,她是叫他出去帮忙做苦力的。说的他不容反对,口气和以前一模一样,这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他们正在冷战?


  算了,至少有事的时候,还知道找自己,这就说明了他还是有些地位的,离他的目标更进一步了。
  隋翌一个人住,公寓不大,布置得简洁。他在医院躺了几天,好的七七八八,本来是想回单位上班的,可辛博琪坚决反对,医生说了他得养着。
  景阳一直都狐疑的看着他们两个,这个隋翌他见过,记得挺害羞的一个男人,他知道小辛对他一直有企图,可这男人什么时候对小辛言听计从了?不是挺爱讲大道理的么?
  隋翌,你什么病?他盯着隋翌良久,才问了一句。
  我,那个,呃,车祸。隋翌结结巴巴的说了,然后再也不敢看景阳的眼睛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咋就下意识的说谎了呢?
  我看你四肢挺健全的啊,伤哪里了?脑袋?啊,对,就是头部磕了一下。隋翌呵呵的笑着,掩饰着他的尴尬,谢谢你送我回来。呦!这话听着是赶我走呢?隋翌你不能这么没良心啊。景阳断定了他在说谎,你在他面前撒谎,那不是撞枪口上了么,景阳说话的本事,那是鼻祖级别的,有时候你明明知道他是撒谎,可你看着他那个正经的样子,又觉得是你想错了,他说的就是对的。不过,既然一个那么老实的人选择了说谎,那肯定有原因了,他也懒得去管了,小辛开心就成。
  对的,就是在赶你走。一直沉默的辛博琪忽然说道,她那么了解景阳,当然知道这厮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  景阳扁嘴,小辛你才是最没良心的,我对你这么好,帮你这么多忙,你现在赶我走。隋翌你说说我冤不冤?你也要赶我走?隋翌连忙解释,没有,我没那个意思,我请你们吃饭吧,谢谢你们的照顾。你在家歇着吧,你要是饿了,就让景阳给你做饭吃。景阳听到她的话,愣了一下,调高了声调质问,什么?小辛,你让我给他当保姆?辛博琪竟然还点头,你不是说你很有爱心吗?你帮忙照顾一下病人。她又对隋翌道:我还有事,先走了,不用和景阳客气。什么叫不用和我客气啊?小辛,你欺负人!我从来不欺负人。她欺负的都不是人。
  我走了,过几天来看你。辛博琪说罢就走,她是真的有事,腾椿语打过电话给她,说有急事找她。
  她在滨海路的一家咖啡厅等着,不多时腾椿语就开车过来,他是从单位过来的,所以还穿着军装。腾椿语一进咖啡厅,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咖啡厅的焦点,他每迈出一步,都有无数双的眼睛盯着,大多是女人的目光。
  别看军装穿上正经八百的,可这制服却有另一种诱惑,甭管什么人,穿上军装,都能提高一点气质。再加上腾椿语长得本来就好看,祸害的一张脸。更重要的是,他肩上金色松叶和两颗金星,你不注意他都不行。
 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一个人吸引的时候,尤其这个人还是和你有着密切的关系,估计是个人都会虚荣,倍儿自豪。辛博琪当然不能免俗,她站起来,笑着对腾椿语招手。
  腾椿语看见老婆了,也回之一笑,快步的走过去,坐在了她的对面,老婆我来晚了。他这一声老婆,彻底打碎了那些注视的目光,看看他们郎情妾意的,也算般配的一对儿了,那些还抱着偶遇,钓金龟的心理的女人,就彻底的失望了。
  辛博琪当然注意到了这一效果,呵呵的笑了起来,不错不错,她很满意,腾椿语配合的挺好。
  腾椿语也笑,他自然也知道自己老婆的那点小心理,所以那个老婆,他咬的很重。
  炫耀过了,她才想起来,你叫我出来干什么?什么重要的事?先陪我去买件衣服换上吧,太招摇了。确实是招摇了,从刚才的效果就看出来了。
  耀华百货是辛博琪经常去的一家,她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那里买的,她懒,所以不怎么逛,都是导购小姐推荐的,那里的导购员很会察言观色,知道客人的心理,交谈几句就大致能猜出来你喜欢什么。
  腾椿语平时的时候都是穿休闲装,正是一点的场合,也会穿西装,但怎么看还是军装更适合他。这次本来也是要买一套休闲装的,可辛博琪忽然盯上了牛仔专卖。腾椿语还真就很久都没穿过了,她仔细的打量着腾椿语,然后毅然决然的将牛仔裤递给了他,又配了卡其色的毛衣,强逼着他去换上。
  腾椿语拗不过她,只好换上,他是不太喜欢这种紧绷的感觉,裤子瘦的可以,紧贴在他腿上,勾勒出他完美的腿形。他一从更衣室里出来,辛博琪就围了上去,啧啧,我老公穿什么都好看。腾椿语宠溺的看着她,捏着她的鼻子,真的好看?辛博琪用力的点头,性感极了,就穿着吧。是啊很好看呢,这位太太眼光真好。导购员也在一边附和着。


  腾椿语无所谓,她喜欢就穿给她看。又买了件长款的外套给他,黑色的下摆没过他的臀部。辛博琪怎么看怎么觉得满意,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。既然来了,就不能这么回去,腾椿语顺便给他老婆买了一堆东西。
  等他们从百货出来,已经是大包小包的了,塞满了整个后座。
  她大概是逛街累了,也许是车里的暖气太暖,她不大一会儿就睡了过去。等她醒来,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车上,而是躺在一张床上,陌生的房间,白色的基调,所有的东西都是素淡的。
  她揉了揉睡眼,看见了躺在她旁边的腾椿语,推了推他,他也醒了,这是什么地方?腾椿语顺势将她抱在怀里,声音低沉的,这是我们家。我们家?我们家不是让你一把火给烧了吗?她诧异的看着腾椿语。
  腾椿语眼底有一丝愧疚闪过,确实那是他心里的痛,他们的新房被他给毁了,虽然现在已经重新装修好了,他也不想再住进去了,所以买了这栋公寓,房子不大,三百坪不到的跃层,但是感觉很好,有家的感觉。
  跟我来。腾椿语将她抱起来,站在落地窗前,你看,从这里看出去,能看到这个城市所有的美景,这房子看夜景很不错。昏黄、瑰红、莹蓝、幽绿,整个城市被各色的霓虹灯勾勒起来,璀璨的,耀眼的,暧昧的,原来停下脚步,观看这个城市,竟是这样的美。
  这是我们的?她仍然觉得如梦似幻。
  是你的。咱们家所有的产业,都在你的名下。腾椿语如是说,他的身份不能公开做生意,原来都在他母亲名下,现在都转到了妻子的名下。
  那你不是穷光蛋了?
  腾椿语将下巴放在她的肩窝里,声音慵懒的带一些宠溺,是啊,我以后吃软饭,你养着我。她呵呵的笑了起来,她喜欢这房子,尤其是这夜景。辛博琪从小住的都是别墅,还是头一次有一栋这样的公寓,椿语,这房子真好看。你喜欢就好。多少层?三十六层。那停电的话,我们怎么上来?我背着你。只要是她喜欢的,他都愿意无条件的满足,谁让这女人是他发现的一块宝。
  只是这块宝,貌似不只是他一个人疼。
  下午辛博琪走后,景阳和隋翌面面相觑,景阳更是等着隋翌,让我照顾他?
  有没有搞错?
  隋翌也颇为不好意思,那个,你有事的话先回去吧,我自己没问题。景阳一眼横过去,不用!超市在哪?我去买菜!隋翌惊讶道:买菜?景阳恼了,他对别人从来是没耐性的,我得做饭啊!隋翌连忙摆手,不用了,真的不用了,我不饿。景阳白了他一眼,你不饿我饿!可真的买回了菜,景阳又发愁了,他哪会啊!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,毅然决然的走了出来,围裙一扔,咱们出去吃!隋翌瞄了一眼厨房,怎一个惨不忍睹。
  就近找了一家饭店,随便点了几个菜。
  喝酒吗?景阳看似是在问他,可实际上已经在给他倒酒了。
  好。隋翌只好应下,他平时根本就不喝酒,因为是交警的原因,知道酒后驾车的坏处,所以他并不喝酒。
  几杯酒下肚,景阳缓缓说道:你喜欢小辛吗?隋翌本来就不会喝酒,猛地听到他这么问,差点就喷出来,咳嗽了好一会儿才说:你是说辛博琪?景阳啪的一声放下酒杯,废话!除了她我还认识哪个小辛!你喜欢她吗?隋翌愣了一下说:她是个好姑娘。屁!你少给我来这套!我就问你喜不喜欢!我~~~隋翌脸刷的一下红了,吞吞吐吐的。
  你脸红什么?动不动就脸红的。
  天热。
  景阳听到他的话,忍不住呵呵的笑了,真是近墨者黑,你才跟小辛在一起没多长时间,咋就会撒谎了呢?你要不要吃米饭?景阳叹了口气,原来这年头,木头最吃香。
  算了,我不问你,你自己想想清楚,到底喜不喜欢小辛,等她问你的时候,你别没准备,像现在这么答非所问的。景阳闷头开始吃饭,不再理会隋翌。
  可隋翌还吃得下?他又不是傻子,当然看得出辛博琪对他很好,可他喜欢她吗?那个小女人看样子很精明,可有时候又迷糊的可以,这次他受伤,如果不是她,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。
  隋翌可能自己都没发觉,他在想起她的时候,嘴角是微微上扬的。
  景阳当然看到了,笑得那么甜蜜,有什么了不起的!你们想在一起,还不得靠我?!


上一撸: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22



下一撸: